凋朱颜

司空府夜话Ⅰ(曹操×郭嘉)

瞧樵:


时间线大概是军师联盟第四集曹操要杀司马防前夜,众人走后,司空府只剩下嘉嘉和曹霸霸的,那一夜٩(๑❛ᴗ❛๑)۶


㈠郭嘉与酒


“星汉灿烂,明日必是艳阳天,杀人的好日子啊。”待到曹丕、荀彧等人退下后,郭嘉垂手立在偌大的前堂,脑子里一直回荡这这句话,荀令君方才为看似为昭示百官的表文上没有司马防的签字画押而烦恼,暗地里却为司马家留了一条生路,荀令君这一举动,实在让郭嘉有些猜不透。


 


“怎么,奉孝还不回去?”曹操突然转过身,对着一直站在远处若有所思的郭嘉说道,郭嘉愣了愣,才抬起头拱手道:“臣这就回。”


 


说罢就要行礼退下,曹操叫住了他,慢慢踱步上前,笼着外袍宽大的袖子身子微微向郭嘉的方向倾斜,带着一丝戏谑的笑容对着有些疑惑的郭嘉小声道:“莫不是,校事府没有好酒?”郭嘉听后身形一顿,嘴角浮上些许苦笑:“司空欺我。”


 


明明是您下禁酒令,让校事府那帮心腹把我藏在床下的好酒都搜刮走了,还贼喊捉贼,这天下哪有这样的理。


 


“司空说笑了,臣只是在想,明天刑场不会那么简单。”郭嘉说着抬眼望了一眼曹操,曹操正饶有兴趣地含笑打量着他,似乎要从郭嘉平淡如水的面上看出波澜来,看出那个不落俗套,偶尔病酒长啸的郭奉孝来。


 


“哦,是吗?前几天校事府呈上的折子里,你可不是这么说?”曹操有心要逗逗他,果不其然郭嘉先是一头雾水,而后皱了皱眉头说:“主公又欺我,怎么可以把两件事混在一起。”


 


“哈哈哈哈,奉孝难得糊涂。”曹操仰面大笑,倒是把整晚绷着脸的郭嘉逗笑了,紧抿的嘴角衬着那带笑的凤眼,倒是让人如沐春风。


 


“我可是听说,奉孝为了这事和校事府的人发了好大的脾气。”曹操斜眼望向郭嘉,郭嘉不置可否地笑笑说:“嘉也是凡人,自然有自己的脾气。”


 


曹操说的没错,前几日为了一口酒的事,郭嘉还真就和校事府的人杠上了。


 


“祭酒祭酒,杯不离手,口不离酒。”虽然这只是郭嘉自我调侃,但是每天清晨在堂上理事的时候小酌一口薄酒,齿间留香,倒也赛过活神仙。深夜的时候一杯烈酒下肚,从嗓子到肚腹都火辣辣地烧着,人也顿时精神百倍。


 


要说郭嘉这些年揣度得最明白的,一是人心权谋,二是酒。


 


他曹司空一下子把他郭嘉的酒给禁了,虽然是为他好,但心里总有个疙瘩,没事就像小猫爪子挠着他的心窝子,让他放不下。


这天郭嘉在校事府翻看竹简的时候总觉得嘴里苦得紧,喝茶嘛,嘴里更苦了,喝水嘛,又淡得慌,想来想去也只有床底下那压箱底的美酒能宽慰他蠢蠢欲动的心,不知不觉便走到了校事府后面的自己的房前,却发现里面人影窜动,飘来一阵若有若无的酒香。


 


“是谁在里面?”郭嘉高声问道,不禁加快了脚步,进到屋内发现是几名杂役和一名校事正趴在他的床下捣鼓着什么,见到有人进来,杂役慌忙把一壶东西放回床底下。


 


郭嘉面色一凛,忙去查看,发现自己床下的地板已经被撬开,里面三壶酒只剩下了一壶,顿时怒火中烧,厉声责问道:“谁让你们动的!?”


 


旁边的杂役慌忙跪下,一身黑色劲装的校事冷静地拱手道:“禀军师,是司空说要彻底禁了您的酒。”


 


“好一个,彻底…”郭嘉一口气没喘上来,加上肺疾未愈,身体虚弱尚未恢复,一时间竟咳得直不起腰来。


 


“咳咳咳咳咳…”郭嘉咳得满面通红,眼睛也水汪汪一片,他瞪了一眼黑衣服的校事,似乎想说些什么,又被一连串咳嗽打断了。


 


一时间,偌大的房间里除了郭嘉艰难嘶哑的咳嗽声,竟然再无半点声响。


 


待到郭嘉渐渐缓过气来,慢慢扶着床沿坐下,苦笑着拿出那剩下的一壶酒,剥开封酒的泥,打开瓶口,顿时酒香四溢,醇厚的酒味沁人心脾。


 


郭嘉深呼吸了一口,赞道:“好酒。”说罢昂头就要饮,黑衣校事咚的一声就单膝跪下了,恳求道:“军师,请不要为难我们,我们也是领命办事。”


 


“好。”郭嘉振了振宽大的衣袖。


 


“咳咳,好一个领命办事,这样,我也不为难你们,”郭嘉眯着眼一脸享受的模样,向他们勾了勾手指,“过来,自己拿。”说罢便一个屁股坐在地上,酒就笼在袖口中,挑着眉看着面前踌躇的校事和杂役们,深不见底的眸子中闪过一丝狡黠。


 


倒有几分泼皮耍赖的气势。


 


那名校事跟杂役交换了一个眼神,朗声道:“军师,失礼了!”说完几名杂役便上去一边一个架住了郭嘉的双臂,郭嘉本来就咳得有些脱力,被猛地一架起来,一点反抗的力气都没有,黑衣校事向他颔首行了个礼,便从郭嘉手中把最后一壶酒捧走了。


 


郭嘉龇着牙做了个鬼脸,接过杂役递过来的一杯水,漱了漱口,淡淡的血腥味混着酒的醇香在口腔中蔓延开,他又靠着床调整了一下呼吸,待到气理顺了,这才站起来,对着前面或垂手而立,或双膝下跪的杂役和校事说:“起来吧。”


 


“今日的事,我不怪你们,记住,不管你们的头领是我或者是其他什么人,你们效忠的,只有曹司空一人!”郭嘉说着伸出食指晃了晃,这才负手甩袖出了房门。


 


留下一两个垂手而立的杂役们面面相觑,校事挥了挥手,让他们把酒带了下去。


 


‘可惜了,可惜了,应该偷喝一口的。’郭嘉回到案前,拿起笔挠了挠头,喃喃自语。


 


“奉孝那几壶好酒,孤可是一滴未动呢。”曹操这席话把郭嘉从回忆里拉回现实中,空荡的堂前烛光闪烁,摇曳的烛火模糊了曹操的凌厉威严的面容,那髯发茂盛的面容似乎也生出柔情来。


 


郭嘉眨巴了一下眼睛,眼珠子骨碌碌转了一圈,偏着头道:“司空惦记着臣那几壶薄酒,臣差人送去就是,何必大费周章。”


 


“你也有自欺欺人的时候,说老实话,我不去拿,你郭奉孝舍得给?”曹操笑着挥了挥手继续说:“听医官说你身体最近好了些,来,陪孤饮一杯。”


 


郭嘉眼睛一亮,对着曹操行了个大礼,朗声道:“臣,多谢司空关心!”


 


曹操也不吃他这一套,拉着他的袖子就往里屋走,边走边说:“你谢的恐怕是那几壶酒吧。”说罢回头对上了郭嘉那一对亮晶晶的眸子,嘴角是掩饰不住的笑意。


 


“来人,把前几日西域进贡的酒拿过来。”曹操吩咐站在一旁待命的宫女,郭嘉一听是西域进贡的稀罕物,激动的连脚趾都有些不安分地抖动了起来,眼神不自觉地往宫女离去的方向飘。


 


看来真是憋急了。曹操有些宠溺地笑笑,郭嘉这人,赤诚而纯粹,是自己为数不多能交心的人。


 


人人都向往泰山之巅,怎知高处不胜寒的孤寂呢?


 


酒是葡萄酒,晶莹剔透得像是那琥珀一般润泽光亮,果香伴着酒香,同时端上来的还有一串葡萄,带着水珠,颗颗滚圆结实。


 


“这可是西域的葡萄酒,奉孝尝尝?”曹操亲自给郭嘉斟上酒,浓郁的酒香夹杂着清冽的果香,让郭嘉不禁深呼吸了几口。


 


“这色泽,这香气,都是上等佳品。”郭嘉也不急着喝,像是鉴宝一般小心翼翼地把玩着杯盏里浅浅的一层酒,灯光下的酒显得更加玲珑剔透。


 


郭嘉举起杯盏对着曹操有板有眼地说:“祝司空千秋万代,万寿无疆。”曹操听后哈哈大笑,连带着下颚的胡须都一颤一颤的。


 


“又一个巧言令色的。”曹操也不含糊,一口便饮下了那碗酒,伸手示意郭嘉,郭嘉会意,贴着酒碗边嘬了一口,含在嘴里,摇头晃脑的样子让曹操忍俊不禁。


 


“怎的,这酒可好?”待到郭嘉品茗完那口葡萄酒,曹操身子微微前倾,问道。


 


郭嘉这才睁开眼,晶亮的眸子射出一道光,评价道:“酒是好酒,就是不够烈。”
曹操像是预料到他会这么说,嗯了一声,说道:“这烈酒都被孤藏起来了,等我们打下河北,再一同饮马黄河,醉酒高歌如何?”


 


“好!一言为定。”郭嘉两眼放光,手也不知不觉放到了酒盏旁,却被曹操按住了,郭嘉疑惑地望向曹操,嘴里轻声叫到:“司空?”


 


两人眼神交汇, 倒像是严冬的温泉汇入结冰的溪流,汩汩温情消融了溪面那薄薄的一层冰。曹操敛去他的一身戾气,郭嘉也收敛了满身锋芒。


 


一时间,连桌上跳动的火焰的声音都显得刺耳。


 


“报!校事府有要事禀告!”宦官尖细的嗓音打破了这一刻的寂静,郭嘉下意识地就要站起来,起来得急了,眼前一黑,手胡乱地挥舞着想要抓住什么,精瘦的腰身却被一双温暖的大手扶住了。


 


曹操用近乎耳语的声音命令道:“坐下,等孤回来。”


 


旁边候着的侍女立马给曹操披上了外袍,小跑着跟在曹操身后。


 


留下微酣的郭嘉对着那盏不断跳动的烛光大眼瞪小眼,萦绕在鼻尖的清冽的酒香就像是勾魂的黑白无常,郭嘉捂着胸口咳了两下,还是把手伸了过去。


 


待到曹操处理完事情回来,郭嘉已经醉得趴倒在案几上,腰带微宽,衽口也扯得见到那泛红瘦削的胸口。


 


听到动静,郭嘉勉强支楞起头,微醺的两颊泛着不健康的嫣红,衬得那双灿若星辰的眼眸愈发的亮了,郭嘉常年体弱多病,瘦的两颊凹陷了下去,倒显出那双凤眼的好来了,一颦一蹙都是风情。


 


“主公,咳咳,来了,”郭嘉嘟嘟囔囔的,嘴唇喝的有些泛白,时不时伴着喘息和咳嗽,他勉强坐起身,却也前后摇晃着,别别扭扭地向曹操行了个礼。


 


曹操皱了皱眉带着一丝愠气道:“别怪那陈群说你治行不检,孤才出去一会,你就喝成这样。”说着向宫女使了使眼色,宫女立刻把那剩下的酒给撤了。


 


郭嘉扁着嘴一脸不乐意地看着那壶几乎被喝到底的酒被端走,鼻子里哼唧了几声,那双凤眼微微眯缝着,俊俏的眼角上挑出一抹嫣红,像是那画卷中出墙的红杏,旁逸斜出却又浓墨重彩。


 


他的权谋,心术,不羁,才华与骄傲,都在这一刻被曹操抛在脑后。


 


只剩下那一眼娇嗔似的不满。


 


“真像个孩子。”曹操有些无可奈何地笑笑,俯下身说:“奉孝若是想回去,我叫他们备马车?”


 


郭嘉醉的有些迷糊,加上这几天汤药不断,不知道是不是那药效催化的酒劲,此时的他脑袋像是有千斤重,胸口又烦闷不堪,曹操说的话他是一点也没听进去。


此时的他全凭着自己的性子做事,郭嘉捂着胸口,转过身,趴倒在了案几上,给曹操留下了一个歪斜的后背。


 


这在曹操看来,倒像是奉孝跟他赌气一般。


 


“行行行,不回就不回。”


 


“司空……”


 


“嗯?”


----------------------------------------------------------------------------------------------------



沐浴睡觉(完)


哈哈哈如果我这样写有人打我吗?(゚▽゚*) 


本来想直接开车的结果不知不觉前戏写多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下一章曹霸霸就可以和嘉嘉亲亲抱抱举高高啦(`・ω・´)


正剧不行就只能写个片段安慰一下自己,我不相信这么有爱的曹郭会那么冷_(:зゝ∠)_


嘉嘉肺疾的设定是曹磊老师微博上的删减片段还有原著小说里有的_(:зゝ∠)_


觉得很好吃就拿来用了(◍´꒳`◍)


欢迎捉虫~

[曹荀]朱笔写就建安题(四)

明镜非台:

本文又名“军师联盟的正剧向打开方式”(别信)
这是我最后一点存货了……之前写的忘了发……
不知道有人记得我这个大坑没
-
曹操骑马带了荀彧入宫,到门口的时候,荀彧说什么都要下马,曹操拗不过他,只能下了马陪他一起走进去
含章殿前,百官肃立只等曹操
荀彧悄悄的穿过人群站到百官之中,钟繇回头诧异的冲他眨眨眼,他也眨了眨眼
曹操就见不得别人跟他的尚书令眉目传情,见钟繇和荀彧在下面悄悄的眉来眼去,曹操抿了嘴,哼了一声
天子被他这一声吓得抖了抖
曹操说,荀令君!
荀彧出班拱手道臣在
曹操说,荀令君来审董承如何?令君在朝中素有威望,令君来审,他估计肯说
荀彧此时内心是崩溃的,但是他脸上还要做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于是荀彧淡淡道了句臣领命,又瞥了一眼曹操
荀彧飞出一记眼刀:曹阿瞒你又抽的什么风
曹操躲闪:那个,我就是想让你给我审审董承嘛哈哈哈
荀彧又是一记眼刀攻他面门:莫名其妙的让我给你审犯人?事有反常你就作妖吧!
曹操一个铁板桥:文若我错了我现在后悔来得及吗?
荀彧缓缓收招:来不及了
荀彧步上高台,无辜的看了看两边捂着眼睛拄着剑摇摇欲坠的曹丕和曹彰,二位公子怎么了?
曹丕咬着牙说,谢令君关心,丕只是被无差别狗粮攻击闪瞎了眼睛
于是荀彧俯身去问董承,曹司空让我问你,今日之事可有同谋啊?
董承傲然道,哼!你也是名门望族!如今屈身于曹贼之下!你有何脸面来问我?!
荀彧被他这样一骂,还没来得及反应,董承却已嚼舌自尽,一口鲜血喷到了他衣襟上
荀彧条件反射的眯了眯眼睛,退了一步,看着董承缓缓倒下的躯体,冷冷道,我这张脸面倒可以借去给你吊个丧了
说罢他回身对曹操道,臣无能,董承咬舌自尽了
曹操细细观察了一番荀彧的表情,心里咯噔了一下,讨好的说,令君素有洁癖,此番被这人玷污了衣裳,是我之过也
荀彧也没接茬,转身退到满宠旁边立着了
随后曹操又是当场处死董贵人,又是大肆抓捕汉臣,玩的十分风生水起
荀彧瘪了瘪嘴,出列道,司空,臣的官籍也在汉室
曹操连忙凑过去,柔声说,文若,你这是在跟我说笑吧,你是我什么人啊,怎么能和他们相提并论?
荀彧面无表情的把他望着,曹操咧出一个谄媚的笑就要去牵荀彧的手,哪知道荀彧先他一步行了一礼,又退到满宠身边去了
曹操伸出去的那只代表着友♂谊的手就这么僵在半空,甚寂寞,甚凄凉
当夜荀彧回了府,嘱咐家仆将白日里穿的那件朝服烧了,随后只着了中衣焚了香准备沐浴
洗着洗着,他突然从浴桶里拽出来一只手,连着这只手又拽出来一个人
荀彧冷冷的看着面前这个不速之客,不速之客讪笑着,哈哈,文若,你也沐浴哪,真巧了
荀彧漠然道,司空深夜跑来我府上,钻在我的浴桶里,确实很巧
曹操腆着脸蹭过去,白日里是我不好嘛,可是你在下面和钟元常眉来眼去的我看着别扭嘛,我就是想让你上来陪陪我嘛
荀彧板着脸,曹公是来请罪的?
曹操点点头
荀彧哼了一声,那你且回去沐浴焚香斋戒三日,拿出一片诚意来
曹操心想我衣服都脱了你跟我说这个,忙伸出胳膊把荀彧圈在怀里说,我先把罪请了,再说沐浴焚香斋戒的事,可好?
荀彧:……
曹操精力充沛,折腾到半夜,荀彧伸出腿抵着曹操的胸膛说什么都不愿意让他再靠近自己,曹操说,文若,我这请罪的诚意你可感受到了?
荀彧狠狠地说,你这分明是在惩罚我
曹操妥协的举起双手说,好好好,我不碰你了
荀彧还是不肯收回脚,那曹司空请回吧,下官也累了
曹操嘴上说着好,手上却不老实,他握了荀彧纤细的脚腕,只将这人狠狠地拽到自己身前,然后又俯身欺了上去
荀彧怒道,曹阿瞒!你这流氓!
曹操笑道,文若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了
第二天众臣去司空府议事,荀彧走在满宠前面,满宠眼尖,正看到他脖颈处露出来的红色斑点,他快走两步到荀彧身边,关心的说,令君府上闹虫子了?
荀彧被他说的一愣,胡乱点了点头,满宠道,下官这里有些驱虫的药物,待会儿回去就差人送到令君府上
他正说着,两人一道进了曹操的书房,曹操踏进来的时候,一股浓郁又熟悉的香气也随之而来
满宠恍然大悟,补充道,还是送到司空府上吧?